评论:怒怼《王者荣耀》更该反思什么

2017-07-17 09:09: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一年前,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下届奥运会主办城市东京在8分钟里展示了大量日本的标志性文化符号,机器猫、足球小将、Hello Kitty、吃豆游戏等唤起了全世界70后和80后的童年记忆,而最后从现场水管道具中钻出的超级马里奥更是当年风靡全球青少年群体的游戏角色。一年后,手游《王者荣耀》躺在了国内媒体的风口浪尖上,饱尝口诛笔伐,同样是游戏,遭遇却截然不同。

  回想起来,无论是红白机时代,还是PC机时代,青少年迷恋的各款游戏在本土社会中始终备受争议;更早一些,受到争议的还有武侠言情小说以及各种偶像剧。两相对比,为什么超级马里奥可以成为邻国骄傲地向全世界展示的文化符号,而《王者荣耀》近期却一度成为我们青少年保护的“背锅侠”?

  在急剧变化的社会中,代沟才容易发生

  社会学中有一个词“代沟”,指的是不同代际群体之间社会文化上的差异,乃至对立——更准确地说,是青年群体亚文化和成年主流社会文化的对立。在一个长期僵化的社会中,代沟是不会出现的,因为所有的经济、社会、文化、技术发展都极其缓慢,上一代人与下一代人所处的环境相似而熟悉,很少带来任何变异的基因。在一个急剧变化的社会中,代沟才容易发生,如辛亥革命中青年对新式家庭的倡导和对旧式婚姻的反抗,再如美国“垮掉一代”用服饰、音乐和诗歌彰显的存在。当下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科技的进步,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都让上一代人与下一代人之间产生了群体性的文化隔阂。一代又一代青年的文化符号如小说、电视剧、游戏等,都曾经被抨击得体无完肤,却又成为无法抹去的、快活的儿时记忆。

  当一代又一代的“迷失”青年茁壮成长且承担社会重任时,何曾有人去回溯曾经被“妖魔化”的青年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符号?在一代又一代本土青年的成长历程中,误读甚至妖魔化青年文化符号的情形并不少见,这背后可以说是主流社会文化对青年亚文化一次又一次的误读甚至碾压,而每一次误读和碾压往往都是披着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外衣。

  谈及保护未成年人,可以看一看工业化前期的欧洲社会,当时野蛮的经济发展催生了童工群体这一时代悲剧的出现和存在。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普森曾经说过 :“对儿童如此规模和如此程度的剥削是我们历史上最可耻的事情之一。”社会的进步带来了更多保护未成年人的制度,甚至,任何保护未成年人的观点都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俯视众生,乃至一呼百应。这当然是社会的进步,但必要的反思也不可或缺,究竟要如何妥善保护未成年人?如何对待他们的生活方式、乐趣和文化符号?进步的社会不应该以保护的名义来剥夺孩子们的快乐。

  孩子需要必要的娱乐和社交

  工业化时代的另一个进步,是社会对家庭的渗透:社会保障、婚姻制度,大多是那个时候开始确立的,同一时期确立的还包括学校教育。当我们的学校取代家庭成为孩子教育和社会化最重要的社会机构时,似乎始终没有区分清楚谁是孩子的第一责任人。

  每一次出现什么能让孩子们痴迷于快乐的“妖魔鬼怪”,家庭和学校就很容易形成同仇敌忾的正义联盟,怼小说、怼电视剧、怼网吧、怼游戏,怼完之后,都没有反思,孩子需要的不仅是单纯的知识和技能,还有必要的娱乐和社交,后二者是隐藏在人性中的最基本的社会基因。

  孩子学习成绩不好,考不上大学、找不到工作是失败,孩子不快乐、没有朋友,难道就不算失败?说白了,我们不少家长的教育思维太过简单了,学校的教育功能太过单一了,在常规的社会教育体系中,孩子缺乏必要的娱乐和社交的时间与空间。

  笔者近期对《王者荣耀》进行了一定的体验式观察和研究,发现这款手游恰恰是融合了娱乐和社交这两大要素,而且一度又能比较容易规避学校和家长监管(开发团队和运营方今年7月初开始推出“限时令”等相关防沉迷举措),其出现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科技进步对僵化教育思维和单一化教育实践的挑战。换个问法:孩子贪恋游戏,家长和学校就真的没有半点责任?没有《王者荣耀》,恐怕还会有其他兼具娱乐性和社交性的游戏产品出现。怒怼游戏开发和运营方固然有一些值得理解的因素,但更应怒怼和反思的,是我们的家庭和学校教育。

  在主流媒体、学校、家长的集体怒怼下,《王者荣耀》发行方的股价暴跌1000亿港币,说实话,这1000亿如果能唤起我们对未成年人社会化过程中教育方面缺陷的反思,如果能唤起主流社会对青年群体亚文化的包容,如果能唤起家长对孩子寻求必要快乐的足够尊重和积极交流,那就太值了。可惜,在怒怼《王者荣耀》的过程中,似乎还是没有彻底解决好在一个急剧变迁的社会环境下如何保护未成年人的问题。

  无需把青年人群的文化符号妖魔化

  社会急剧变迁、科技高速发展,上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优势”慢慢被消磨,年轻人越来越多地掌握了技术、知识等文化资本,甚至他们在使用手机、互联网等新产品和技术手段上已经开始“反哺”父母。青年对新鲜事物的学习和接纳程度远远超过成年人,这也是手游为什么在青年中普及程度高于成年人的重要原因。

  虽然成年人现在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来审视青年群体的亚文化,未来却不太容易继续占有前沿科学技术和知识的优势,社会主流文化对青年亚文化的碾压模式恐怕也会随之而逐渐改变。因此,保护未成年人不能仅仅局限于一款《王者荣耀》,而要着眼于青年的未来和未来的青年。

  保护未成年人,首先要了解、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符号,避免简单道德审判式的标签化和妖魔化;然后,才能真正从未成年人社会化过程中的各种社会情境和生活需求出发,逐步改进社会制度、家庭关系中不合理的地方。对于确实对未成年人健康、学习和生活产生重大负面影响的,当然要在客观评估的基础上,毫不留情地进行全方位控制。但也必须厘清政府、企业、学校、家庭之间的界限,不能一味地把责任推到某一方身上,更不能动辄就把青年人群的文化符号妖魔化。拿防范游戏来说,不仅要对游戏有技术性控制,还要形成对游戏者的社会性控制,后者需要政府、学校、企业、家长的多方协调配合。

  最重要的是,70后、80后和90后的成长历程已经告诉我们,不要随意蔑视未来一个群体的自我选择,让青年脱离主流文化控制并“野蛮生长”,未必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田丰(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青少年与社会问题室研究员、副主任)

责任编辑:张媛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